2021年08月12日 | 作者: |  點擊數: |

8月12日,《人民日報》第20版刊發我校副教授李超的文章《用光影鐫刻精神豐碑》,原文如下:

歌劇電影《沂蒙山》劇照

歌劇電影《沂蒙山》不久前與觀眾見面。影片以民族歌劇《沂蒙山》為藍本,沿用導演黃定山、編劇王曉嶺、作曲欒凱、主演王麗達、王傳亮等歌劇版原班人馬,用光影鐫刻沂蒙人民在抗日戰爭的崢嶸歲月中用鮮血和生命鑄就的精神豐碑,挖掘人民與人民軍隊“水乳交融、生死與共”的深刻內涵,在充分展現歌劇表演魅力的同時,運用電影藝術手段,使作品呈現嶄新的藝術魅力,為民族歌劇的傳承、創新和發展作出有益探索。

歌劇電影主要包含戲劇、音樂、電影三大要素。作為歌劇的銀幕遷移,歌劇電影的敍事需兼備音樂抒情性和戲劇故事性。歌劇電影《沂蒙山》抓取獲救與毀滅、犧牲或偷生、別離與相見的戲劇關鍵時刻,在舞台動作和人物命運的走向層面,製造出強烈的情感衝突,以崇高與卑劣、喜悦與恐懼、期盼與失落等強對比段落結構故事,增強了劇情感染力,突出了電影的敍事特點。

歌劇電影《沂蒙山》注重寫實與寫意的結合。影片中,層巒疊嶂的山石、雄壯巍峨的山體讓人產生崇高感,空間的並置分割、高低錯落營造視覺衝突。鏡頭運用再度強化了戲劇衝突,在海棠婚禮、九龍村長山洞義舉、林生帶隊掩護羣眾等段落中,鏡頭的升降、前後景的變化、景別的轉換,有選擇、有設計、有意義。

在抒情段落部分,導演多選擇旁觀者視角,採用小景別鏡頭隨人物緩慢運動,在自然動感的影像中突出敍事重點,匯聚成情感洪流。夏荷託孤、林生海棠兩地思戀等中景和前景都是寫實的,但背景氤氲着大色塊的寫意元素,無論是悲壯的犧牲場景,還是憂傷的思戀情緒,都呈現出寫實與寫意的水乳交融。影片運用抽幀等速度處理、疊化等剪輯處理以及大遠景和特寫結合的手法,一定程度上強化了影片的詩意表達。在以色彩區分的蒙太奇段落,戲劇情境或為生死相隔或為身在夢境,畫面呈現大片的金黃色麥田,加上深情唱段的烘托,影片精神的表達更具情感穿透力,使觀眾沉浸在劇情之中,獲得共鳴與震撼。

原文鏈接://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21-08/12/nw.D110000renmrb_20210812_3-20.htm

編輯:向玉貞

熱點新聞